澳门百家乐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剧本大全 >> 正文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范文

时间:2014/12/13栏目:剧本大全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范文(一)
  
  三送礼
  
  总策划:中国共产党鹤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策  划:李建东                        编  剧:白 鹤
  
  1.      前进煤矿大门。矿工们来往上下班。
  
  门口的宣传栏上贴着一则广告,矿工们围上去观看。
  
  广告内容特写:"本矿招收矿长助理两名。要求本科以上学历,身体健康,专业对口,欢迎报名。"
  
  矿工老余看得非常仔细认真,一字一句地念着:"本矿招收……"
  
  矿工老张:"哎,老余,你儿子不是矿业学院毕业,学的是采煤专业吗?还不快去报名?"
  
  矿工老赵:"就是,快去报名吧。这可是个好机会。"
  
  老余:"好,我这就领着儿子报名去。"
  
  2.      矿办公室内。前来报名的人很多,站了满满一屋。
  
  办事员正在挨个填写前来报名的人员。
  
  报名甲:"我叫王文强,研究生毕业,硕士学位。"
  
  报名乙:"我叫周进生,博士后学位。"
  
  报名丙:"我叫杨春林,本科毕业。是咱煤化集团人事处刘处长介绍的。"
  
  报名丁:"我叫朱海涛,本科生,是咱市黄书记让我来报名的。"
  
  老余:"这是我儿子,叫余宝山,北京矿业学院毕业,本科,采煤专业。"
  
  3.      矿工更衣室。矿工们正在更换衣服。
  
  老张:"哎,老余,给你儿子报名了没有?"
  
  老余:"报是报了,我看没多大希望。"
  
  老赵:"咋没希望?"
  
  老余:"唉,报名的人太多,20比1.再说,有比咱学历高的,也有托关系走后门的。恐怕轮不上咱。"
  
  老张:"我说老余哥,你带上些礼物,去找找咱矿的李书记,招谁不招谁,李书记说了算。"
  
  老赵:"老张说得对。这年头,不送礼就办不成事。"
  
  老余:"好,那我就去试试。"
  
  4.      李书记家。
  
  老余提着烟酒饮料进来:"李书记在家没有?"
  
  老李:"呀,是老余啊,快请坐。"
  
  老余:"李书记,我想让你帮个忙。"
  
  老李:"只要我能帮上的,一定尽力。啥事?说吧。"
  
  老余:"咱矿招收矿长助理,我儿子余宝山正好符合条件。想求你帮帮忙,给说上句话。"
  
  老李:"老余,这次招收矿长助理,是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通过笔试和面试,择优录取。是不准拉关系,走后门的。"
  
  老余:"听你这么一说,我儿子是没希望了。"
  
  老李:"老余,你别失望。只要孩子有真才实学,就有希望。另外,在同等条件下,本矿职工子弟可以优先录取。"
  
  老余:"你是说我儿子还有希望?"
  
  老李:"只要努力,就有希望。"
  
  老余:"李书记,我儿子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带来点礼物,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千万收下。"
  
  老李:"老余,礼物你拿回去。孩子的事,只要不违背原则,我一定尽力帮忙。"
  
  老余:"李书记,你是瞧不起我,还是嫌送的礼薄?"
  
  老李:"都不是。老余,你知道我这个人,最烦请客送礼,收受贿赂这一套。我是共产党员,又是矿上的领导,不能带头搞不正之风,破坏党的纪律呀。"
  
  老余:"李书记,我可是诚心诚意给你送礼的。"
  
  老李:"我知道。老余,你的心意我领了。礼物必须拿回去。这个忙该帮我还帮,这样行了吧?"
  
  老余:"那好吧。我是个实诚人。就听你的。把礼物拿回去。"
  
  老李:"哦哦,这就对了嘛。"
  
  5.      矿工更衣室。
  
  老张:"老余,去给李书记送礼了没有?"
  
  老余:"去送了,人家不要。"
  
  老张:"送的啥礼物?"
  
  老余:"两瓶五粮液,两条红旗渠,二斤铁观音,一件王老吉,"
  
  老赵:"礼太薄了。不是人家不要,恐怕就没看到眼里。"
  
  老余:"就这,花了一千多,心疼死我了!"
  
  老赵:"老余哥,不是我说你,你那思想就赶不上形势。现在谁还送烟酒糖茶这些玩意儿?早过时了。"
  
  老余:"那你说现在兴送啥?"
  
  老赵:"送啥?现在时兴送金银珠宝,玉器古玩。又值钱又不显眼。"
  
  老张:"老赵说的对,你送的礼太轻了,难怪人家不收。"
  
  老余:"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再去送。"
  
  6.      李书记家。
  
  老余:"李书记在家吗?"
  
  老李:"呀,老余啊,你甭心急,这两天就要进行笔试。给你儿子说说,叫他好好准备,争取考个好成绩。"
  
  老余:"李书记,你这样关心我,又不收我的礼物,叫我非常过意不去。"
  
  老李:"看看,又外气了不是?你是咱矿的老采煤工了,我这个当领导的,难道不该关心关心你呀?"
  
  老余:"你给我办事,又不收我的礼,我总覚得心里不踏实。"
  
  老李:"有啥不踏实?老余,你多心了。"
  
  老余:"李书记,你不收我的礼物,是不是嫌我的礼物轻,看不上眼?"
  
  老李:"老余,咱俩都是矿上的老人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从来不收人家的礼。"
  
  老余:"李书记,我知道上次送的礼轻,你没看到眼里。我是个老实人,不懂送礼这一套,你别见怪。这次我专门去金店挑选了一条金项链,一个金戒指。你无论如何也得收下。"
  
  老李:"老余,你这是逼着叫我犯错误不是?"
  
  老余:"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老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党的纪律是靠自觉遵守的,不是靠别人监督的。我是咱矿上的领导,假如带头搞贪污腐败,收受贿赂,全矿岂不乱套了?"老余:"李书记,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最痛恨行贿受贿这种行为,但为了孩子,只好硬着头皮,红着脸皮,违心地来给你送礼。"
  
  老李:"老余,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困难,攒倆钱很不容易。回去把礼物退给金店,给老人留些养老钱,给孩子存点结婚钱。你的事我记着哩,一定会尽力帮你,放心吧。"
  
  老余:"那……好吧。我听你的。"
  
  7.    矿大门口广告栏前。人们都在围看矿上贴出的公告。
  
  公告内容特写:前进煤矿招收矿长助理笔试成绩公布:郭子英92分, 杜文强90分,余宝山89分,秦天佑80分……"
  
  老余在仔细看分数,脸上慢慢露出笑容,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老张在背后拍了老余一下:"老余,咱宝山考的成绩怎么样?"
  
  老余:"第三名。"
  
  老张:"这小子,中啊!"
  
  老余:"中个屁。矿上只收两名,他排第三,没戏。"
  
  老赵:"老余哥,别泄气。上面不是写着前四名都参加面试吗?最后录取谁还不一定呢。"
  
  老余:"老弟,你就不想想,咱是个采煤工,一没权,二没势。送个礼吧,人家又不收。能论上咱吗?"
  
  老张:"这倒也是。"
  
  老赵:"哎,老余哥,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依我看,要想成事,就得破大本,出大血。"
  
  老余:"你说吧,该怎么办?"
  
  老赵:"这事最后拍板的还是李书记,用谁不用谁,他说了算。只要他给咱说一句话,事就成了。"
  
  老余:"你是说,再让我去给他送礼?"
  
  老赵:"是,送礼,送大礼。给他送个两万元的红包。"
  
  老余:"老弟,你不知道,李书记就像用钢铁铸成的碉堡,你用原子弹也攻不破,他不吃这一套。"
  
  老赵:"你以前送的礼物都不重。送烟酒糖茶过时,送项链戒指,也就值几千块钱,稀松平常。你给他送两万块,不怕他不动心。"
  
  老余:"那我就再去送一次?"
  
  老张:"老赵说的有理,你再去试试吧。"
  
  老余:"好,为了孩子,我就豁上这张老脸,再去送一次。"
  
  老张:"钱够不够?不够我家有。"
  
  老赵:"我家也有。"
  
  老余:"我家还有一万。你们一人给我凑五千吧。"
  
  老张:"好,没问题。"
  
  老赵:"我这就去给你拿。"
  
  老余:"还是老伙计好哇!"
  
  8.    李书记家。
  
  老余:"李书记,你不嫌烦吧?我又来了。"
  
  老李:"还是因为那个事吧?你儿子考的成绩不错嘛,第三名。"
  
  老余:"不是只收两个么?第三名还有啥用?"
  
  老李:"哎,笔试只占总成绩的一半,还有面试呢。"
  
  老余:"李书记,我儿子中不中,就全看你了。只要你说一句,表个态,这事就成了。"
  
  老李:"老余,你想错了。这事要经过集体研究,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老余:"李书记,这是两万块钱,你收下。就当我用两万块钱买你一句话,不行么?"
  
  老李:"老余,如果这事能用钱买通的话,是轮不上你的。这几天来送钱的人有七八个,有送五万的,八万的,还有送十万的。都被我挡回去了。"
  
  老余:"你收不收他们的我不管,反正你得收下我的。不然我心里老覚得这事不踏实,不稳当。"
  
  老李:"老余,你放心。只要你儿子能通过面试,就能录取。因为他学的专业与煤矿对口,对他十分有利。"
  
  老余:"李书记,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这颗心总是悬在半空中,成天提心吊胆的,坐不稳,睡不安,就连上班也是心不在焉,思想老是开小差,总想着这件事。"
  
  老李:"老余,我提醒你,上班时千万要注意安全,集中精力,思想可不能开小差啊!"
  
  老余:"李书记,我不当家啊。"
  
  老李:"这么说,我要是收下你这两万块钱,你心里就踏实了?"
  
  老余:"那当然了。只要你收下,就等于我吃了定心丸。"
  
  老李:"那好。你这两万块钱,今天我就收下了。"
  
  老余:"那太好了!你这一收,我就没压力了,思想也不紧张了,心情也舒畅了。上班时精力也就集中了。也能吃好饭,睡好覚了。"
  
  老李:"回去吧,安心采煤,注意安全。这事我一定尽力。"
  
  老余:"多谢李书记。"
  
  9.矿门口广告栏前。
  
  矿工们正在围着观看矿上贴出的公告。
  
  公告内容特写:"前进煤矿录取矿长助理名单:余宝山,杜文強。"
  
  老余看后眉开眼笑,一蹦三跳:"我儿子被录取了!我儿子被录取了!"
  
  10.老余家。老张和老赵及工友们先后进来。
  
  老张:"老余,听说咱宝山被矿上录取了?"
  
  老余:"录取了。"
  
  老赵:"哎,老余哥,今天你得请客啊。"
  
  老余:"请,请。喝河南老窖中不中?"
  
  老张:"中,辣辣儿的,麻麻儿的,就行了。"
  
  老余:"宝山,快拿酒来。还有那花生米。"
  
  宝山:"好。酒来了,花生米来了。"
  
  工友们都来向老余祝贺。
  
  老余和宝山向工友们敬酒。
  
  老赵:"老余哥,我给你出的主意不错吧?你得叫我多喝两盅。"
  
  老余:"多谢老弟出谋划策,给我想点子。我敬你一杯。"
  
  老李从门外进来:"老余,儿子当上了矿长助理,不请我喝一杯啊?"
  
  老余:"李书记,快请坐。"
  
  老李:"我来你家,一是向你表示祝贺,二是给你送钱来了。"
  
  老余:"送什么钱?"
  
  老李:"这是你给我的两万块钱,完璧归赵。"
  
  老余:"李书记,这钱既然给你了,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啊?"
  
  老李:"老余,说实话,这钱我压根就没想要。"
  
  老余:"李书记,我不明白,既然你就没打算要这个钱,当初为啥要收下呢?"
  
  老李:"我不收下能行么?看你当初那失魂落魄,心神不定的样子,我怕你上班采煤时精力不集中,思想开小差,万一出了事故,可就麻烦了。所以我就只好暂时收下了。"
  
  老张:"李书记真是用心良苦,一心为咱矿工着想啊。"
  
  老赵:"这么说,我想的錦囊妙计都白搭了。"
  
  老张:"你就是一狗头军师。"
  
  老余:"李书记真是党的好干部,咱们的好领导啊!"
  
  老张:"来,为咱们宝山考上矿长助理,为咱们有李书记这样好的领导,干杯!"
  
  众矿工异口同声:"干杯!"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范文(二)
  
  人民币?烟?
  
  夫:某部门负责人,43岁
  
  妻:42岁左右
  
  地点:家中客厅
  
  时间:夜晚
  
  (幕启)
  
  妻:(焦虑地打电话)喂,老吴,你喝够了没有啊?快回家,出事啦!什么?又醉了不是?!话都说不清啦。在哪儿?路上?好好,快回家啊,有要紧事!(搁电话)如今这社会风气,真得好好改改。看老吴,屁大个官,一年到头多少应酬啊!365天,他在家吃饭的天数扳着指头算算也没几天。这不,来事了,人也找不到。找到了也是个醉鬼。嗨!我得给他泡醒酒汤去!(至台一侧欲下,传来敲门声)
  
  夫:(醉白)李总这小子,跟我耍赖皮,门都没有!我…灌得他讨饶! 嘿嘿!!(哼着小曲,敲门, 妻开门跌进) 过瘾!糊涂仙酒,86度!真当过瘾!!
  
  妻:哎哟,又喝多了?快坐下。……小丽的老师来过啦!
  
  夫:来过啦?好啊!你有没有请他喝两杯?
  
  妻:你……就知道喝! 还记得你送他的烟吗?
  
  夫:烟?怎么啦?
  
  妻:他给退回来啦!
  
  夫:退回来?…嫌礼太轻?
  
  妻:不!他说,小丽成绩不错,进重高是有希望的,他也会尽力帮她。这份礼太重了,他不能收!
  
  夫:嗨!不重!不重!就两条烟嘛!
  
  妻:我是说你送的那个烟有问题!
  
  夫:烟有问题?不可能!我吴某人喜欢抽烟,弟兄们都知道! 这帮老总经理都会严把质量关的,你说会有啥问题?
  
  妻:那天小丽老师来家访,我请老师帮小丽进重高,你记得吧?
  
  夫:记得!老师临走我拿了两条烟给他。
  
  妻:对呀!你在烟里放了钞票?
  
  夫:钞票?NO,NO!!
  
  妻:没有放钞票?
  
  夫:我用得着骗你吗?再说,我大小也是个官,用得着去行贿一个中学老师?我是看弟兄们送来的烟不少,我也抽不完,浪费了可惜,老师也蛮辛劳的,就顺手送他两条!
  
  妻:这就希奇啦!老师退回来的烟都是一百元大钞卷成的。
  
  夫:有这事?……那老师是干什么的?
  
  妻:废话! 老师是教书的呀!
  
  夫:噢, 对! 那老师的老婆是干什么的?
  
  妻:,好象也是教书的!
  
  夫:那……老师的家里……有没有承包工程的??
  
  妻:这……我能查吗?
  
  夫:对!管他干什么的,你跟老师说,有什么事吱一声,只要我吴某帮得上忙,一句话!不过这钞票……不能收! 我老吴当官是有原则的,喝点酒,抽条烟无所谓, 收钱财的事咱不敢干。这叫做:小错误不犯,大错误不断!!嘿嘿!
  
  妻:错啦,是大错误不犯!
  
  夫: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大错误不犯!你赶紧叫老师把钞票拿回去!
  
  妻:他说这钞票是你给他的!
  
  夫:我……给的?
  
  妻:是啊!
  
  夫:不可能!!
  
  妻:我也想不明白,你怎么会给老师送钱呢?
  
  夫:就是。我给老师送钱?我怎么会给老师送钱?我不收钱却倒过来去送钱?毛病!!…我好象是喝多了噢?我怎么想不明白?我……你今天怎么没给我喝醒酒汤?
  
  妻:噢,你看我急的,把这事给忘了。(急下取汤)
  
  夫:如今的事真是希奇,手中有点权利,你不要的钱也会无缘无故地冒出来。假如讨要的话那还了得?……哎, 我这烟里的钱是那来的? 不是老师送的,也不是我送的,那么是送我的?……
  
  妻:(拿醒酒汤上)老吴……快把醒酒汤喝了。不喝了这汤,你总是犯糊涂。
  
  夫:那里!我蛮清醒! 我不糊涂, 不糊涂!(喝汤,看烟)比如这钞票,哎哟!这么多啊!
  
  妻:就是! 你当时要打开来看看就好了!
  
  夫:谁会想到有这事呢?
  
  妻:送钱的人肯定和你暗示过什么,你再想想,可能是谁送的。
  
  夫:嗯, 再想想! 再想想!……赵总? 张总?王经理?陈老板……嗨,李老板!
  
  妻:哪个李老板?
  
  夫:就是王同学他阿姨的表舅妈介绍来的李老板!
  
  妻:噢! 就是那个从广东过来的、什么工程公司的李老板?
  
  夫:对!
  
  妻:那天你老酒喝醉了,他送你回家的李老板?
  
  夫:对!
  
  妻:拎了两条烟,一个劲地和我说(学广东话)"对不起啦! "的李老板?
  
  夫:对!
  
  妻:我当时光顾了对付你, 现在到想起来了,他好象是说过:"这两条烟一点意思,你一定要留着自己抽啊!"
  
  夫:哦—?
  
  妻:也不对呀!
  
  夫:怎么?
  
  妻:那天你们不是喝的竣工酒吗?他们标段的施工全部结束,验收合格,撤回广东了吗?
  
  夫:对!
  
  妻:为什么还给你送钱?
  
  夫:你不知道,上次洋山七号桥工程招投标前,他来给我送过(手势)钱,当时我没收,他一定记在心里,这次就改用这种方法啦!
  
  妻:噢!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
  
  夫:是啊,真是个有情有义的老板呐。
  
  妻:可是,这钱……?
  
  夫:你说怎么办?
  
  妻:还给他吧!……这种不明不白的钱我们不能要,你快给他打电话!
  
  夫:时间这么久了……没问题吧?
  
  妻:你还是联系联系。
  
  夫:(查号码,拨电话)怎么回事?李老板手机停机了?
  
  妻:还有没有其他电话?
  
  夫:(摇头)
  
  妻:这……
  
  夫:我看,这事算了吧!
  
  妻:算了?
  
  夫:人都走得没影了,还能怎么办?就当是朋友的一份心意吧!
  
  妻:老吴, 你可要想清楚啊!
  
  夫:这钱与招投标也没啥关系。
  
  妻:说没有也有,说有好象也没有!
  
  夫:那就是没有!
  
  妻:可你跟他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要送你钱?
  
  夫:感谢喽!……下不为例吧!
  
  妻:我觉得不妥!
  
  夫:那你说怎么办!
  
  妻:……交给组织处理!
  
  夫:不行!不行!无论如何不行!
  
  妻:为什么?
  
  夫: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能说的清楚吗? 我这位子还想不想坐了?!
  
  妻:老吴, 你可是从来没收过别人的钱那! 不管能不能说清楚, 身正不怕影子歪, 你没有收过钱是事实。可这第一次若做了,以后就挺不起腰杆啦!
  
  夫:?
  
  妻:过去,你收酒、香烟的,我没有堵住,心里常感不安。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这一步迈出轻易,收回可就难了!
  
  夫:你这么紧张?
  
  妻:是啊,千万慎重!俗话说:一失足成千古恨!
  
  夫:(沉思)这……大错误不犯,这算是大错误吗? 那就……唉! 那就听你的吧!
  
  妻:你明天就找马局长如实汇报,我想领导会理解的。
  
  夫:好吧!哎,你看,那电视里说什么,你开响一些。
  
  妻:(开电视机音量,传出话外音)
  
  (话外音:……要充分熟悉新形势下加强反腐倡廉的极端重要性,全面落实中心关于反腐倡廉的各项工作部署,重点抓好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www.ndj1.com)继续解决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努力取得党风廉政建设的新成效。……)
  
  妻:你看,中央这么重视反腐倡廉,我们可不能再做顶风违纪的错事啊。
  
  夫:对!这件事不能再耽搁,我这就找马局长汇报去,好不好?
  
  妻:好,我陪你去,走!!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范文(三)
  
  局长女儿的婚礼
  
  (电影短剧)
  
  策划  李建东      编剧  白常学  武全文
  
  时间:当代
  
  地点:某市
  
  人物:李局长——男,52岁市财政局局长
  
  李夫人——50岁,李局长夫人
  
  赵局长——男,52岁,市财政局副局长
  
  赵夫人——48岁,赵局长夫人
  
  王校长——女,48岁,八里沟小学校长
  
  李素华——女,26岁,八里沟小学教师,李局长之女
  
  张文帅——男,26岁,八里沟村委主任,李局长之婿
  
  王老师——女,28岁,八里沟小学老教师
  
  高局长——男,50岁,市反贪局局长
  
  大爷、四舅、三姑,二姨
  
  王科长、周科长、赵科长、吴科长
  
  郝矿长、钱经理、胡董事、高总裁
  
  群众若干
  
  1 朝霞满天,映照着八里沟山区。
  
  一座小山头上,一对恋人依偎在一起,准确地说,是一对小夫妻,他们前两天刚领过结婚证。男的是八里沟大学生村官张文帅,人长得淳厚,但气度却透着英俊潇洒。女的是八里沟小学教师李素华,姑娘长得秀气端庄,举手投足落落大方。
  
  他们在山头上看着东方日出,畅想着未来——
  
  张文帅雄心勃勃:"八里沟的山坡丘陵适合种植各种果树,我计划把这里变成了花果山。还可以开发旅游事业,让村民得到实惠;再建一座新校园,让你和学生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心情愉快地上课……"
  
  李素华心不在焉:"看来你这个大学生村官要在这里大展宏图了。"
  
  张文帅:"怎么,你不支持?"
  
  李素华:"我当然支持。可你说这些都还是个梦想,还很远。我看你还是先关心关心咱们眼前的婚礼吧。"
  
  张文帅:"爸爸不是说了嘛,婚礼从俭,在八里沟小学举行。"
  
  李素华:"可我想不通,我得让爸爸改变主意,把咱们的婚礼办得排排场场,风风光光的。昨晚我给俺大爷、四舅、三姑、二姨打过电话了,让他们都过来劝爸爸改变主意。"
  
  张文帅:"爸爸会听他们的吗?"
  
  李素华:"你别管了。今天上午下了第一节课,你骑上摩托过来,咱们一块回家,和大爷他们一块劝劝爸。"
  
  张文帅:"逼宫呀!"
  
  李素华;"反正得让爸爸改变主意,这是咱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得办得风风光光的。"
  
  2 破烂不堪的校园,下课钟声敲响。
  
  片刻, 李素华背一挎包走出校门。
  
  张文帅骑摩托在门外等候, 李素华跨上摩托。
  
  摩托朝城里的路上飞驰而去。
  
  3 李局长家客厅
  
  素华的大爷、四舅、三姑、二姨已到,在沙发上就坐。
  
  李夫人忙着沏茶。
  
  李局长:"你们是商量好的,怎么一块来了?"
  
  二姨快嘴快舌:"俺是来说小华婚礼的事。"
  
  李局长:"日子也定了,举办婚礼的地方也定了,不是都说好了嘛。"
  
  二姨:"我说姐夫,你就小华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本来能考个公务员,留在市机关工作。你却让她去报考教师,又让她带头去山区学校,让她在那里吃苦受罪。她的终身大事,你又要从俭,还要到山沟里去给她办喜事,这也太不像话了!我看这次你就依了小华,给她办得排场点吧。"
  
  四舅:"是呀,我看你应该听大家的,还是依了小华好。"
  
  大爷:"兄弟,听哥一回,你就依了小华,给她办得风光点吧。"
  
  三姑:"哥,你也不能只顾自己的声誉,不顾孩子的感受哇,这是孩子的喜事,别让她弄个不痛快,你就依了小华吧。"
  
  李局长:"我咋听着你们是一个腔调呀,是不是……"
  
  门铃声响,李夫人开门。
  
  李素华进门故做惊喜:"大爷、四舅、三姑、二姨,你们怎么都来了?!"
  
  二姨:"你这闺女,不是你打电话叫……"见素华使眼色,"啊,俺是来看看恁把嫁妆置办好了没。"
  
  大爷、四舅、三姑忙附和:"对对,看看都置办好了没有……"
  
  李局长笑着说:"行了,我知道你们是小华搬来的说客。"
  
  李素华:"爸—— 你总得少数服从多数吧!再说, 我大学毕业后,凭我的能力完全能当上公务员,可你非让我到偏僻闭塞的穷山沟去当小学教师,说是山区缺乏人才。这我都依了你。在我的婚礼这件事上,你就不能听我一回吗?"女儿委屈得欲哭。
  
  大爷、四舅、三姑、二姨极力劝说:
  
  "你就依了孩子吧!"
  
  "看把小华都急成啥样啦!"
  
  李夫人:"老李,你就依了小华吧,啊。"
  
  李局长埋怨地:"你怎么也见风使舵呀?"然后指指文帅、素华,"你们也坐下,听我给你们说。老实讲,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又找了这么一个好女婿,我真想让他们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排排场场的。如果我是平民百姓,一定会让他们满意。可我是财政局长。在有些人的眼里,我就是财神爷!都想着法巴结。如果给小华大办婚礼,他们一定会给我送巨额贺礼。到时候不收吧,显得我不通人情;收吧,就违犯了党纪国法!你们总不会愿意让我受处分,犯错误吧?"
  
  大爷、四舅、三姑、二姨忙说:"当然不会。"
  
  李局长:"所以说,那就只好委屈他们两个啦!恁俩说呢?"
  
  张文帅看着李素华:"爸爸说得很对,就按爸爸说的办吧?"
  
  李素华还是一脸不高兴:"你就在岳父跟前落好吧!"
  
  二姨:"小华,我看你爸说得在理,听你爸的话吧。"
  
  大爷、四舅、三姑附和:"对对,听你爸的。"
  
  李素华玩笑地:"好哇,我白请你们来了!今中午不管你们饭。"
  
  大家哄堂而笑。
  
  李局长:"好,那我现在正式宣布:小华和文帅的婚礼从俭,这个星期天在八里沟小学举行,小华的宿舍里把大红喜字一贴,就是他们的洞房。入乡随俗,熬上一锅大烩菜,招待双方的亲戚。大家在一块吃顿饭,热闹热闹就行了。"
  
  李素华:"爸,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李局长欣慰地:"这才像我的女儿!我给你们说,这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外人知道。"
  
  4 小区大门外。
  
  赵夫人买菜回来,正好碰见二姨从大门里出来:"这不是小华她二姨么?"
  
  二姨爽朗地:"是啊。你是赵副局长的爱人吧?好久不见了。"
  
  赵夫人:"可不是。今个来有啥事?"
  
  二姨:"可不有事嘛, 小华要典礼了。"
  
  赵夫人一惊:"小华要典礼了?俺这么近的邻居咋不知道哇?那日子定在哪一天,在哪个大酒店呀?"
  
  二姨不加考虑:"就这个星期天,在八里沟小华的学校举……嗨!(轻打嘴)你看我这嘴,姐夫还专门嘱咐不让给外人说,你看……"
  
  赵夫人:"放心吧,我不会给别人说。再说了,俺是近邻,俺家老赵又是你姐夫的副手,他能不让俺老赵知道?"
  
  二姨:"说的也是。不过你可千万别向外说了。"
  
  赵夫人:"放心吧。"
  
  二姨:"那我可回去了"
  
  赵夫人向二姨招手, 陷入沉思。
  
  5 赵局长家。赵局长在沙发上坐着。
  
  赵夫人: "你知道我刚才碰见谁了?"
  
  赵局长: "谁呀? 神秘兮兮的。"
  
  赵夫人:"小华她二姨。"
  
  赵局长:"这有什么稀罕?"
  
  赵夫人:"她说小华要典礼了。"
  
  赵局长惊疑:"真的?"
  
  赵夫人:"可不真的嘛, 小华她二姨亲口说的。就在这个星期天, 婚礼在八里沟小学举行。不让外人知道。"
  
  赵局长:"看来这个李大局长还真是个廉洁的官呀。"
  
  赵夫人:"他廉洁,你受屈。难道你这个副局长就不想当一把手吗?"
  
  赵局长:"我何偿不想呀, 连做梦都想!可这个老一的和我同岁,等到他退的时候,我也到站了,恐怕我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赵夫人:"你就不能鸡蛋里挑骨头,磨道里找驴蹄印, 找他点错, 让他下台给你挪位吗?"
  
  赵局长:"不好办呀, 人家政绩显著, 作风正派, 上级看重, 职工拥护, 搬倒他不容易。"
  
  赵夫人:"这不是机会来了嘛。"
  
  赵局长喜出往外:"你是说趁他女儿典礼作文章?"
  
  赵夫人献媚地:"这不是大好时机嘛, 啊?嘻嘻……"
  
  赵局长:"行啊,夫人!你简直是我的黑……不不,是高参!高参!啊,哈哈哈……"
  
  赵夫人趾高气扬:"看你以后还小瞧我。"
  
  赵局长兴奋:"当然不会,等我当了一把手,你就是大太太……"
  
  赵夫人吃惊地:"你说啥?"
  
  赵局长忙改口:"不不不,我是说,你就是大局长的太太。"
  
  赵夫人:"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还要娶二房呢。"
  
  赵局长:"放心吧夫人。我这就给下边打电话,鼓动他们给老一的送贺礼,那些矿长、经理、董事、总裁平常想巴结这位财神爷都没没机会,这下机会来了,至少得让他们送两到五万!只要老一的把大礼一收,就是收受巨额贿赂。到时侯我去就纪检委告地!他一倒台,局长的宝坐就是姓赵的啦!哈哈……"
  
  赵夫人心急地:"快打电话吧!"
  
  赵局长坐在沙发上自得地跷着二郎腿拿起手机拨打:"喂,王科长,李局长女儿要典礼了,咱们得送贺礼呀,多少?至少不得一千呀。对,就这么定了。""喂,周科长,李局长女儿典礼知道吗?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就准备礼金吧,啊,人家王科长出一千,你跟他一样就行。好好,再见。""喂,赵科长……""喂,……"
  
  赵局长打完电话嘴干得直喝水。
  
  赵局长继续打电话:"喂,是郝矿长吗?财政局李局长的女儿要举办婚礼,你不表示一下吗?多少?至少不得一万。好,就这样。"接着又打:"钱经理吗?告诉你个好机会,李局长的女儿要结婚,你正好可以借机巴结巴结,套套近乎,表表忠心。拿多少?你这个经理财大气粗,最少不得三万?那好,到时候一块去。"
  
  赵夫人:"老头子,我粗略统计了一下,送礼的不下五十人,大小礼下来我看得有二十多万。只要他一收,不撤他的职才怪呢。嘻嘻……"
  
  赵局长:"你听我说, 到时侯我还是最好别出头, 我把纪检委高书记的电话号码给你, 等那天我们送礼的人到了八里沟, 你就用街上的公用电话给高书记打匿名电话 .你看行不行?"
  
  赵夫人:"当然行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 不显山不露水。"
  
  赵局长:"你就等着当大局长夫人吧!哈哈哈……"
  
  6 阳光明媚,八里沟校园的大门两旁贴着大红喜字
  
  前来帮忙的人胸系红布条进进出出, 欢快的音乐在空中迴响,一派喜庆气氛。
  
  7 校园内
  
  破烂不堪的校舍门上都贴上了大红喜字 ,显得喜气洋洋。
  
  校园的一角支着两口大锅,厨师们在那炖肉切菜忙个不停。
  
  十点来钟双方客人都已到齐,校园里显得十分热闹。这时,突然来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人,说是来送贺礼的。管事的王校长急忙上前迎接,并让帮忙的搬来一张桌子,又让王老师收礼金记账。
  
  赵局长首先拿出一千元放到桌上,王老师记上姓名和钱数;王科长、周科长、赵科长、张科长等一行人相继各拿出一千;郝矿长拿出两万、钱经理三万、胡董事四万、高总裁五万,还有一些阔绰的大佬相继拿出三万、两万让王老师记账……不一会,百元大钞一捆捆堆了一桌。
  
  王校长和围观的人见那么多钱惊呆了!
  
  王校长赶紧把李素华和张文帅从屋里叫出来问:"素华,你爸不是说婚礼从俭嘛,怎么一下来了这么多参加婚礼的?还个个出手大方,三万五万的送贺礼,估计下来有二十好几万呢。"
  
  李素华吃惊地:"我也不知道哇,肯定是走漏了消息。这可咋办呀?我爸怕的就是这些人给送贺礼!"
  
  张文帅:"赶紧给爸爸打电话,把情况汇报给爸爸。"
  
  李素华赶紧给爸爸打电话:"喂,爸,可能是谁走漏风声了,来了好多人送贺礼。有的出手大方,三万五万的送。啊,嗯,对,你赶紧过来吧。看看怎么处理。"
  
  8 大街上。
  
  李局长在截出租车。
  
  一出租车过来,李局长招手,急忙开门上车。
  
  李局长:"到八里沟。"
  
  9 八里沟学校。
  
  王校长着急地给厨师安排:"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你们赶快去城里买肉买菜,再买上几筐馍。赶快再支上两口大锅,好招待贵客。"
  
  出租车来到学校门外,李局长下车,匆忙走向校园。见了赵局长一行等人,握手道谢。让其就坐。
  
  李素华、王校长见李局长到来,就给他汇报情况。又把李局长领到收礼桌前。
  
  王校长:"王老师,现在总共收了多少钱,你给李局长说一下。"
  
  王老师:"总共收了二十六万八千三。"
  
  李局长脸色沉重:"数目真不小哇!好了,你们先去忙,把这些客人招待好。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李素华问:"爸,你没事吧?"
  
  李局长头也没回扬了扬手:"去招呼客人吧, 我在校园里转转。"
  
  李局长在校园里转了一圈, 看着那破旧的校舍教室, 有的没门, 有的窗户剩了一扇, 有的玻璃已破碎, 教室的房顶上有的地方瓦已经破碎脱落……他抬步走进教室, 看到有的墙壁已经开裂透着光, 墙上明显有漏雨时冲刷的印痕 , 学生的课桌和凳子破损,有的都成了三条腿……他脑海里不由产生一个画面——教室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房顶上哗哗漏着雨,门窗被狂风吹得来回摔打,房子摇摇欲坠,此时,一声炸雷吓得孩子们扑向他们的老师李素华,李素华护着孩子们紧缩在教室的一角,雷声在不住地炸响。
  
  特写:李素华和孩子们惊恐万状……
  
  "爸爸——"一声呼唤打消了他脑海中令他心头震颤的画面。他看见女儿和女婿向他走来。
  
  特写:李局长一张质朴凝重,两眼闪烁着泪花的脸。
  
  李素华吃惊地:"爸,你怎么啦?!"
  
  李局长忘情地拉住女儿和女婿的手:"走,孩子,给你们举行婚礼!"
  
  此时,肩挎彩练的伴娘和伴郎各手拿一朵大红花与一条大红绸练向他们走来,给李素华,张文帅披红戴花,引导着牵着手的一对新人走向一座布置好的校舍前举行婚礼仪式,新人迈向红地毯,婚庆音乐奏响,鞭炮齐鸣……(镜头拉向高处俯看婚礼进行)
  
  10通往八里沟山区的路上
  
  一辆轿车在颠簸着向前行使, 车后尘土飞扬。
  
  车内坐着市纪检委高书记和两名工作人员。
  
  高书记:"这个李局长怎么搞的?平时很正派的一个人, 怎么竟然趁女儿结婚大收财礼, 太不可思议啦!"
  
  一工作人员:"高书记,咱们纪检委决不能放过此事,一定要严肃查处!"
  
  高书记:"究竟怎么回事, 只有到那里先调查清楚再说。"
  
  11 八里沟校园内热闹非凡
  
  百鸟朝凤的唢呐声响彻云天, 李局长坐在礼桌前跟王校长,、王老师在说话。然后他让人关掉音乐, 并示意大家安静……
  
  12 校园门外, 空地上各种小轿车停了一大片
  
  路上走来三个人, 他们正是纪检委高书记和两名工作人员。
  
  扩音器里传出李局长的声音:"乡亲们, 贵宾朋友们,欢迎你们光临!谢谢你们来为我女儿女婿的婚礼捧场, 赠送贺礼。有许多人还送了厚礼,两万、三万、最多的还送了五万, 我非常感谢他们。目前为止已收到贺礼二十六万八千三百元……"
  
  大家一阵惊嘘。
  
  赵局长兴奋的面孔。
  
  两个纪检工作人员在后边要过去, 被高书记拉住, 并附耳给一工作人员交代着什么。
  
  李局长接着说:"大家的心意我领了,我谢谢你们!但是,这些礼金我可不能收。如果我收了,就是变相受贿,就违犯了党的纪律。不过,我倒有个想法,不知大家能不能同意?"
  
  赵局长:"老李,你又想出啥好点子啦?"
  
  李局长:"我想把这些礼金转赠给八里沟学校。"
  
  赵局长:"转赠给八里沟学校?"
  
  一张张惊异的面孔。
  
  李局长"不用我说, 你们都看到了, 这学校破得不成样子了,教室是典型的危房!再经不起风雨了, 学生在里边上课,一旦倒塌,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就想借花献佛,把这些礼金转赠给学校。"
  
  众人纷纷说:"这个主意好!我们同意把钱捐赠给学校。"
  
  李局长:"当然啦,这要出于自愿,如果谁不愿意转赠,那你们就原封不动地把钱拿回去。我原来准备给女儿的两万元陪嫁费,决定不给他们了。我要捐给学校。"
  
  李局长掏出钱给王老师。
  
  素华的大爷、大舅、三姑,二姨也先后把表示把礼金转赠给学校。
  
  赵局长一张难看的面孔。
  
  大家相继把礼金转赠给学校。
  
  场内爆发出一片掌声。
  
  高书记鼓着掌和两名工作人员走到李局长面前:"恭喜你呀李局长!"
  
  李局长惊讶地:"高书记,你怎么来啦?!"
  
  高书记一脸严肃:"我可不是来给你专门贺喜的。"他转身站到桌前大声地:"有人给我打来匿名电话, 说李局长趁女儿结婚在八里沟学校大收钱财, 是变相收受贿赂!不错, 他收了二十六万八千三, 这么大的数目, 的确构成了收受贿赂罪。但是,他不但没收这笔钱,还把陪嫁钱捐给了学校, 这是多么高贵的品质呀!我们不但不问他罪, 还得表彰他呢!"
  
  高书记的话音刚落, 院内掌声响起。
  
  李局长谦虚地直摆手。
  
  赵局长一脸阴郁。
  
  高书记:"李局长一向清正廉洁, 有目共睹。刚才我们的工作人员在下面了解到, 李局长女儿的婚礼从俭, 只通知了他们的近亲和几个朋友参加, 根本就没有通知外人。我看这里面有问题,我们一定要追查,追究其法律责任!"
  
  赵局长头上冒出汗珠一脸惊恐。
  
  高书记:"那些送厚礼的人虽然同意把礼金转赠给学校, 可你们原本的行为是变向行贿, 不但不表扬, 而且还要批评, 你们回去要很好的反省!如果以后再发现这种现象, 一定要严肃处理。好了, 我就说到这里。"
  
  掌声骤起。
  
  欢庆的音乐奏响。
  
  高书记和两个工作人员把随身带的钱掏出来交给王老师:"我们来时也没准备, 这几百元给学生们买点学习用具吧。"
  
  王校长表示感谢。
  
  13 挂着副局长标牌的办公室门前。
  
  两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敲开赵局长的门, 向他出示证件, 赵局长一脸死灰, 被工作人员带走。
  
  14八里沟山区,漫山披绿,生机盎然, 一条柏油路通向八里沟村。
  
  一所崭新的校园上空飘扬着五星红旗,琅琅的读书声在空中回响。
  
  剧终。
  
  反腐倡廉微电影剧本范文(四)
  
  村官上任
  
  策划 李建东 编剧 白 鹤
  
  人物:李军,男,25岁,大学生村官
  
  芒种,男,53岁,村支书
  
  春分,女,30岁,妇女主任
  
  清明,男,33岁,治安主任
  
  谷雨,女,25岁,村会计
  
  大爷:男,60岁,村民
  
  其他人员若干。
  
  1. 村前大路上。
  
  [人们正在悬挂标语,上写:热烈欢迎大学生村官李军来我村任村主任。
  
  [锣鼓队正在敲锣打鼓,几支两米长的大号发出激越嘹亮的声音。
  
  [姑娘们腰扎彩绸,翩翩起舞。
  
  [学生们手持鲜花,左右摇摆。
  
  [老百姓站立路旁,拍手欢迎。
  
  芒种:清明!
  
  清明:有。
  
  芒种:春分!
  
  春分:到。
  
  芒种:谷雨!
  
  谷雨:来了。
  
  芒种:今天大学生村官李军要来咱村上任,给你们布置一下任务。
  
  清明:听从老支书安排。
  
  芒种:清明,你是治安主任,一定要维持好秩序,不要叫人们乱跑乱动。
  
  清明:是,保证完成任务。
  
  芒种:春分,你是妇女主任,要做好欢迎工作。村官一来,锣鼓队,秧歌队就马上敲起来,扭起来。气氛要热烈,场面要热闹。
  
  春分:请老支书放心,没问题。
  
  芒种:谷雨,你是村会计,要做好招待工作。中午叫村头饭店做一桌菜,鸡鱼肉蛋,山珍海味,驴肾牛鞭,王八乌龟,都得有。喝茅台酒,吸中华烟。饭菜要好,档次要高。
  
  谷雨:老支书的话,坚决执行。你说吃星星,我上天给你摘去。
  
  芒种:好了,各干各的去吧。
  
  2. 乡村大路上。
  
  [李军穿一身干净朴素的衣服,头戴草帽,肩背铺盖走来。
  
  [路边一个老大爷在浇地。
  
  [路边的水沟开了个豁口,水流到大路上。
  
  [李军放下铺盖,急忙用手捧土堵豁口,弄得浑身都是泥。
  
  [老大爷赶来,李军接过老大爷手中的锨,把豁口堵上。
  
  大爷:小伙子,谢谢你!
  
  李军:大爷,别客气。
  
  大爷:你这是去哪儿打工啊?
  
  李军:去前面这个村。
  
  大爷:我就是这个村的,没听说谁家盖房子呀。
  
  李军:大爷,我可不会盖房子。
  
  大爷:给人家当小工?
  
  李军:当小工也不一定够格,慢慢学呗。
  
  大爷:只要肯学就行。
  
  李军:大爷,咱村人均多少地?
  
  大爷:一亩三分地。
  
  李军:打的粮食够吃吧?
  
  大爷:吃饭没问题,就是缺钱花。
  
  李军:有村办企业没有?
  
  大爷:没有,咱这儿是个穷村啊。
  
  3. 村前大路上。
  
  [人们都在向大路上张望。
  
  芒种:这都几点了,该来了。
  
  清明:估计快来了。
  
  春分:谷雨,你猜猜这个大学生村官长的是啥样?
  
  谷雨:大学生么,估计是戴个眼镜,文文气气,白白净净的。
  
  芒种:哎,你们看,人来了!
  
  清明:就是。
  
  芒种:大家各就各位,扭起来,敲起来!
  
  [欢迎队伍载歌载舞。
  
  [李军一路走来。面目渐渐清晰。
  
  芒种:(向欢迎队伍一挥手)停!清明,我看不像是村官。
  
  清明:瞧那一身打扮,像是个打工的。身上还有泥点子。我去问问。喂,打工的,往边靠靠。
  
  李军:这路不让走吗?
  
  清明:你没看看前面是啥阵势?我们在欢迎大学生村官呢。
  
  李军:一个村官有啥了不起?根本不用这样大张旗鼓地欢迎。
  
  清明:你这是什么话?这个大学生村官是鹤壁市委组织部派来的。对大学生村官的态度就是对鹤壁市委的态度。市委领导把有知识的人才派来当村主任,我们当然坚决支持,热烈欢迎啦。
  
  李军:心里欢迎就行,没必要弄这么大的阵势和场面。
  
  清明:行了行了,你站到路边去吧,别耽误我们迎接大学生村官。
  
  李军:不用欢迎,我已经来了。
  
  清明:你……你到底是干啥的?
  
  李军:你看看我像干啥的?
  
  清明:我看你像个打工的。
  
  李军:我就是来给你们打工的。
  
  清明:我们村没人盖房子呀,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军:(递上介绍信)你看看介绍信就明白了。
  
  清明:你就是大学生村官李军?不像啊。
  
  芒种:怎么回事?
  
  清明:老支书,他就是村官李军。我看他土头土脑的,浑身是泥,还戴个破草帽,倒像个和泥搬砖的小工。
  
  芒种: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能以貌取人。
  
  李军:刚才在堵水渠豁口,弄了一身泥。
  
  芒种:(看介绍信)李军,欢迎你来我们村任村主任!
  
  清明:这是我们的老支书。
  
  李军:我是来向你们学习的。
  
  芒种:你太客气了。春分,让锣鼓队敲起来,秧歌队扭起来,热烈欢迎大学生村官李军!
  
  [锣鼓队敲锣打鼓,秧歌队翩翩起舞,场面壮观,气氛热烈。
  
  李军:老支书,赶紧让大家停下来。我可不愿意让大家用这样的方式欢迎我。
  
  芒种:好,大家都散了吧。谷雨,饭菜准备好了没有?
  
  谷雨:准备好了。
  
  芒种:李军,那就请吧。咱们到村头饭店,为你接风洗尘。
  
  李军:老支书,不用去饭店。
  
  芒种:走吧,别客气。
  
  4. 村头饭店包间。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还有高级烟酒饮料。
  
  [芒种、李军、清明、春分、谷雨和几个村委就座。
  
  李军:老支书,咱是个穷村,不用这样破费吧,一人弄碗捞面条就行了。
  
  芒种:那可不行。咱村虽穷,一桌酒席还是备得起的。这也是村里的规矩。
  
  李军:什么规矩?
  
  芒种:就是只要上级领导来咱村指导工作,都要酒宴招待。
  
  李军:这一桌得多少钱?
  
  谷雨:连饭菜和烟酒饮料,一桌一千二三吧。
  
  李军:一桌就是一亩麦子的收成。太浪费了!
  
  清明:别去算那个账,来来来,李军,我敬你一杯,欢迎你来咱村任村主任。
  
  众人:好,都端起来。
  
  李军:谢谢大家的好意,我从来是滴酒不沾,一喝就心慌头晕。
  
  芒种:那就吃菜,你看看这鱼,这鸡,色香味俱全,做得多好!
  
  李军:老支书,对不起,这两天闹肚子,不能吃大鱼大肉。
  
  春分:既然你不吃肉,不喝酒,那就喝点饮料吧。
  
  李军:实在不好意思,我胃不好,不能喝凉东西。
  
  谷雨:要不你抽支烟,大中华。
  
  李军:谢谢,我不会抽烟,享不了那个福。
  
  芒种:那你想喝啥?吃啥?
  
  李军:我喝白开水,吃捞面条就行。
  
  芒种:那就给李军下碗面条。
  
  李军:老支书,我这样做是不是凉了大家的心,弄得大家很没面子?
  
  芒种:老实说,你这样的干部还真少见。也许是刚当上干部,还不懂规矩。
  
  李军:老支书,我今天就想跟你商量商量,坏坏这个规矩,另立个新规。
  
  芒种:你说。
  
  李军:咱村是个穷村,往后不能这样大吃二喝,铺张浪费了。
  
  芒种:你说到我们心里了。老实讲,我们也不愿意这么办,可不招待吧,又怕得罪了领导。
  
  李军:你不必担心,上面也在狠煞吃喝风。
  
  芒种:往后上级领导来了怎么招待?
  
  李军:家常便饭,捞面条。
  
  芒种:能行?
  
  李军:行。就是将来咱村富了,也不能大摆酒宴,咱不能随便浪费老百姓的血汗钱啊!
  
  芒种:说得对。
  
  李军:我看咱们的新规就从今天开始执行。
  
  清明:那这一桌饭菜怎么办?扔了怪可惜。
  
  李军:这一桌饭菜既然做好了,咱们不吃,倒掉就是浪费。我看还是吃了吧。
  
  清明:对,吃了。
  
  李军:不过有个条件,在座的八个人,每人掏出一百五十块钱。我先掏。(掏钱)
  
  芒种:我也掏。
  
  [大家都掏出了钱,交给了谷雨。
  
  芒种:各位村委委员,李军来到咱村,我看到希望了。咱们村有希望了。
  
  众人:是,有希望了。
  
  剧終。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澳门百家乐游戏 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攻略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大全 澳门现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线上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大全